以行业的视角探讨为啥layer2的技术去中心化那么难?

2023-11-28 16:09

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:内容来源于网络收集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!

作者:昊天加密观察者来源:X(原创推特)@tmel0211

Blast 的多重签名安全风险依然被诟病,甚至还流传着关于铁顺的笑话。不过,这并没有影响Blast_L2的总锁定值(TVL)的持续增加。理性的认知促使人们批评Blast,但趋利的本能又让人难以拒绝拥抱Blast。

接下来,抛开Blast具体的多重签名安全问题,我们从Layer 2行业的角度来探讨为什么Layer 2技术去中心化如此困难?

首先我们先明确一下所谓的去中心化的Layer 2的技术组件,包括:Sequencer、Prover、Validator、主网Rollup Contract等分布在主网和Layer 2之间的关键组件。其中,ZK-Rollup有更多的Prover系统相比OP-Rollup,大家主要关注的是Sequencer的操作。此外,根据以太坊主网以及EVM 主网的等效性,实现数据可用性的程度也存在一些差异。

目前,各Layer 2核心技术组件去中心化的现状如下:

- Arbitrum表示正在与Espresso Systerm合作探索去中心化Sequencer的可能性,目前尚处于探索阶段;

- Starknet的Prover系统实现了无需许可的去中心化,但Sequencer去中心化的消息尚未明确;

- 乐观理顺Sequencer的中心化,推出OP Stack策略,试图通过共享Sequencer安全治理委员会的方式去中心化权力,用社会共识弥补技术共识的缺陷;

- zkSync 长期以来没有任何核心组件开源和去中心化的迹象,并推出了ZK Stack 多应用链策略。按照官方的说法,zkSync将成为Stack策略下的典型应用链,也是规避去中心化技术的无奈之举。

不难看出,四大Layer 2对于核心技术组件的去中心化都有各自的考虑。有的仍在讲述技术去中心化的故事,有的已经试图用Stack战略弥补纯技术去中心化存在的缺陷。总的来说,Layer 2 的纯技术去中心化是非常困难的。为什么?

1)Layer 2的Sequencer通常采用了中心化的EOA地址、以节省主网交互费用。 Optimism、zkSync等均采用EOA地址,由私钥直接控制,操作更加灵活。与智能合约复杂的逻辑和功能相比,EOA结构的攻击面更小。最重要的是,这些EOA 地址可以降低与主网合约交互时的成本。然而,管理私钥最有效的方式是通过强有力的中心化管理。实现私钥的去中心化管理会增加系统的攻击面。

2)Sequencer负责从Layer 2抽取手续费,通常扣除的手续费包括批量交易提交到主网的费用等,构成了Layer 2的毛收入。这使得Sequencer的控制者不愿意轻易分散权利。一旦权利过于分散,必然会在核心激励机制和利益分配等收费问题上出现新的问题。

3)Prover系统生成Proof并验证的过程技术门槛较高。目前ZK-Rollup生态项目的创新较少。原因之一是数据结构适配和ZK电路的门槛较高,尤其是去中心化验证器。一旦Validators节点过于分散,在处理和验证Proof的过程中就会出现稳定性问题。

4)OP-Rollup鲜有实际的battle-tested挑战发生。这主要是因为中心化的Sequencer自然会让Layer 2变得乐观且没有挑战。在某种程度上,过于中心化的Sequencer看似是一个弱点,但实际上却成为了另一种安全机制。

5)如果Layer 2发生安全故障,Sequencer可以强行冻结并控制资产流出。在第2层进行低成本硬分叉可能是一种回应。但如果定序器受到攻击怎么办?大量资金从主网撤出,而在主网Rollup合约中实施可升级的多重签名治理又是一层双保险。因为Layer 2不能依赖主网级别的硬分叉。

说白了,主网实施多重签名治理只是为了保证Layer 2 Sequencer在受到攻击时的安全。讨论谁在多重签名名单上以及它是否有声望是没有意义的。

目前很少听说Layer 2过度中心化带来的问题,主要原因是Layer 2整体技术门槛较高、创始团队声誉良好、投资机构的支持以及内置特殊安全机制(挑战机制、DA等)等等。这使得运营Layer 2 成为一项长期可持续的业务,尤其是坐视整个生态系统崛起并继续收取手续费就是Layer 2 的终结。

如果一个Layer 2项目不谈生态、不谈技术,只以“大家都一样”的名义谈空投预期,除了Rug风险之外,你首先应该质疑它是否是真正的Layer 2。

总体来看,目前Layer 2技术去中心化的发展并不理想。也许在Layer 2 领域,原教旨主义技术去中心化根本不存在?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,Stack策略中虚幻的多链共享组件策略可能成为消除Layer 2过度中心化权力的唯一解决方案。

从根本上来说,无论是技术共识还是社会共识,最终都是对邪恶行为的约束力。